【学人教育】--大连教育信息专业门户

当前位置: 主页 > 才艺教育 > 舞蹈 >

“台湾舞蹈王子”李伟淳:舞者需有企业家思想

时间:2014-11-16 19:04来源: 作者: 点击:
与接触过的大陆很多还没盛开就已凋零的舞者不同,台湾舞蹈王子李伟淳就像一株顽强生长的植物,他说绝对不能等待,等待机会就是等死 ,对于一些好的机会就要学会主动而得体的搭讪

 


  与接触过的大陆很多“还没盛开就已凋零”的舞者不同,“台湾舞蹈王子”李伟淳就像一株顽强生长的植物,他说绝对不能等待,等待机会就是“等死” ,对于一些好的“机会”就要学会主动而得体的“搭讪” ,争取自己的话语权和自己的舞台。与老一辈舞蹈家又不同,李伟淳说自己是在一件又一件地扔掉身上的“包袱” ,作为生存在2013年的舞者,需要有企业家的思想,应当思考“文化企业责任” ,与商业合作,前提是双方有共识——想要为这个世界创造出更棒的作品。

  还原舞蹈给人的成就感

  盛夏的台湾新竹午后,又倦又困,闷热的酷暑使人“打蔫” 。一位梳着长长“自来卷儿”马尾辫儿的舞者带着一群“妈妈们”在酷暑下,一遍又一遍地练舞,他们要在新竹今年刚刚落成并使用的“世博台湾馆”上为千人大合唱《可爱的新竹风》伴舞,这也是前不久海峡两岸合唱节中,最令人难以忘怀的动人景象。

  “千古人间事,都在因缘中,可贺的你我喜相逢,相逢在新竹风;天下像一家,世界尽大同,欢迎你喜爱新竹风,可爱的新竹风。 ”正因为曲风的“小清新” ,所以找到了有着“台湾舞蹈王子”之称的台湾知名舞者、编舞家李伟淳,希望他打造出完全不同的广场歌舞。李伟淳这次带领的不是专业舞者,而是50位“社区妈妈” ,年龄从40多岁到75岁。“我一定要让这些妈妈们有成就感。 ”李伟淳设计的舞蹈动作很好学,也很好记,从最开始的模仿到最后熟练掌握并有所发挥,这些“社区妈妈”仅仅用了3次排练的时间。“风吹的样子,就像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地吹过来,手千万不要伸直哦,伸直了的样子就像‘咸蛋超人’ ,头呈45度向上仰,找最美、最陶醉的样子。让妈妈们回忆自己的祖母、外祖母述说往事的样子,就要那种‘装可爱’的样子哦,才有返老还童的效果。 ”听着李伟淳讲述自己设计舞蹈动作的想法时,真是由衷地感慨,那份“超好”的编舞心态和其十分“正能量”的传播效果。

  需要得到更多的话语权

  现在该说说李伟淳了。1978年出生于台湾高雄的他,自小就喜欢舞蹈。12岁那年,受当时在宝岛热映的郭富城影片影响,自学爵士舞和街舞,并考入台湾体育大学舞蹈系,开始追随台湾现代舞大师游好彦学习现代舞,加入“游好彦舞团” ,后又获得台北艺术大学舞蹈研究所硕士学位,并制作了人生第一个个人晚会“寻找另一个自己” , 2000年受林怀民与罗曼菲邀约加入了最具影响力的—— “云门舞集” ,并具有了专职舞者的身份。

  8年前,李伟淳随“云门舞集”到大陆巡演,巡演至北大百年讲堂,介绍新的舞作《白蛇传》时他是示范的舞者,台下在座的有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的刘青弋教授,后来她成为了李伟淳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就读博士的指导老师。8年前,在北京观看“桃李杯”舞蹈比赛的经历,给李伟淳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更难得是观赛邻座的就是他后来的恩师刘青弋,故而有了深入的交流,并有了后来到大陆读博士的结果,这让他与大陆艺术界有了更为密切的接触。

  李伟淳毫不避讳自己的“野心” ,“作为纯粹的舞者很少有人读到博士学位,我之所以这么努力地要读博士,是想得到更多的话语权,我希望舞蹈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在采访李伟淳时,看到他的桌子上摆了很高一摞的报纸,他说自己每天习惯都要买六七份报纸看,在北京读博士期间也是每天至少要读五份报纸,目的就是想知道政府、企业家们都在忙什么事,都在关心什么事,而在艺术方面又有什么新动向。他的所思所想,积累了7年,慢慢写就了一本书《独舞——飞跃成功的不败理想》 ,去年已在台湾出版,不久后将在大陆上市。

  呈现舞蹈明星的价值

  说到为什么为新书取名《独舞》 ,李伟淳在前言写下这样一段话:“关于舞蹈这门学科艺术,是需要最真实的体验并身体力行的一门学问。我所分享的舞蹈世界是我自己的实战经验,我与舞蹈的关系是什么呢?我为何要学舞、跳舞、编舞、教舞、观舞、修舞呢?我说是舞蹈人所要面对全球舞蹈的创造力、竞争力、生存力、表演艺术魅力等等,探索出自己的舞蹈观。 ”

  2005年,李伟淳离开“云门舞集” 。问到离去的原因时,李伟淳说得很直白,“我要做独舞,呈现舞蹈明星的价值。谈到舞蹈明星,能够立刻想起,并迅速提起的舞蹈明星就是杨丽萍老师和她的‘孔雀公主’ ;再提示一下,能想到的就是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上因意外摔伤而抱憾退出的独舞演员刘岩;再继续想下去,恐怕就想不出来了……反而讲演员、讲音乐家却是很多、很多。为什么?舞蹈家,比起其他艺术门类来说,提升的价值还不够高。这几年,对舞蹈的文化价值有所提升的是谁?那就是林怀民先生,他写的书,带来的演出和一次次‘布道式’的演讲。当然,他在全球的影响力很大,渲染力也很强,可是在民间、在大多数的普通人那里,并不一定‘买他的账’ 。据我的了解,像中央芭蕾舞团等等,有非常多的舞蹈高手,他们的身体条件和技术都太棒了,但是为什么很难呈现出舞蹈明星的价值?我与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有交流、接触,也深感困惑,大陆不少优秀舞者只能年轻的时候跳舞,他们对舞蹈也有很大热情,很多‘桃李杯’的金奖获得者确实很厉害,结果到了真正成熟期的时候却凋零了或退出了舞台,这是很严重的事情。 ”

  希望作为独舞上“春晚”

  李伟淳现在在台湾每周都有固定的演讲,他经常全台湾地跑,在手机微信朋友圈上也会时时分享自己的演讲信息和与各个企业跨界合作的展示,并为此乐此不疲,享受时时互动的乐趣。“舞蹈并非就是板起艺术面孔,高高在上。舞蹈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他可以分身到与姊妹艺术分享艺术的乐趣。 ”李伟淳从不把舞蹈“拘禁”在自设的“高墙”里。

  去年,他与艾敬跨界合作的“生命之树”就很有意思。李伟淳回忆说:“在798艺术区艾敬的‘绘所’绘画工作室,艾敬和她的团队朋友们捡回了很多用过的一次性筷子,十万支筷子做成了一个装置艺术作品‘生命之树’ ,我就站在这些筷子上面,表演了一段我自己设计的‘生命之舞’ ,将‘生命之树’所传达的理念用我的舞蹈舞出来。很过瘾。 ”另一个令他印象特别深刻的“跨界合作” ,是由方文山总策划,周杰伦在南昌的体育馆里做了一场“中国风”演唱会,演唱会中所唱的所有歌曲都是方文山与周杰伦合作十几年来共同创作的那些具有“中国风”特色的歌曲。“李玉刚就在现场演唱了他非常喜欢的周杰伦的《逐梦令》 ,方文山找到我希望我在《逐梦令》上表演一段古典舞,于是李玉刚独唱,我独舞,在现场十分热烈的氛围下表演了一段自编的《龙舞》 。 ”李伟淳还谈到舞伴歌的现状,“为什么在两岸的舞台上,有那么多的独唱,就是没有独舞?歌唱家可以独唱,舞蹈家为什么很少独舞?比如在央视的春晚舞台上,多看到的是大群舞,作为烘托气氛的点缀,但是极少看到独舞,我不理解。我希望未来,我本人,能够作为独舞,上春晚。 ”

  舞蹈选秀别像烟花

  今年大陆的舞蹈选秀特别火,李伟淳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不论是《舞林大会》还是《舞出我人生》 ,李伟淳都有关注。与他不禁谈起这个话题,李伟淳说:“像央视和东方卫视等参考国外的相关节目,做了不少舞蹈选秀的节目。我的微博上收到节目组留言,也收到邀请,他们也希望我去参加。其中有的舞蹈选秀是希望吸引一些首席舞者或者编舞者们去上节目的,包括他们请来了最知名的舞蹈评审等等,主办方的用意我是明白的。但是经过层层选拔,比如节目最后产生的最强的20名舞者,表演完了,选拔完了,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延续的项目又是什么?始终没有讲清,只是我给你舞台,你可以表演1分30秒。但是我们付出20多年的舞蹈生命,为了配合电视的收视率只能用1分30秒的时间来证明我们的厉害,决定生死,这是不公平,也是不对的,它就像烟花一样,爆出来也就迅速不见了。当然,主办方是希望为舞蹈发声,这是没错的,但是有没有想过延续性是什么?比如产生的最‘厉害’的这20位舞者可以到世界舞台去巡演……有没有这样的魄力和想法?结果没有。这个很遗憾。 ”

  李伟淳现在已建立自己的舞团——台湾舞界限舞蹈剧场,他作为艺术总监也作为剧团管理者面临着更多的难题,创作、找资金,将整个舞团运作起来。“我的思路不一样,从事舞蹈不应该就那么艰苦、惨兮兮,我曾经接受采访时说过,我要当台湾最有钱的舞蹈家,就有人质疑、反驳我,我所说的‘最有钱’是我要给舞者以尊严,资助他们接受最好的教育,和世界最好的舞者、编舞家们一起工作一起创作。我就要非常努力地与企业和企业家们联系,为什么明星们可以做代言?这么棒的艺术家们却不能做呢?我看很多心理学、社会学的书,读报纸、看杂志传递的信息,不耻下问很多人,就是要找到一条不一样的路。我希望能做舞蹈界的CEO。 ”

  与接触过的大陆很多如李伟淳所说“还没盛开就已凋零”的舞者不同,“台湾舞蹈王子”李伟淳就像一株顽强生长的植物,他说绝对不能等待,等待机会就是“等死” ,对于一些好的“机会”就要学会主动而得体的“搭讪” ,争取自己的话语权和自己的舞台。与老一辈舞蹈家不同,李伟淳说自己是在一件又一件地扔掉身上的“包袱” ,作为生存在2013年的舞者,需要有企业家的思想,思考的是“文化企业责任” ,与商业合作,前提是双方有共识——想要为这个世界创造出更棒的作品。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