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教育】--大连教育信息专业门户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资讯 > 新闻 >

2012艺考“幸存者”脸谱(组图)

时间:2015-10-19 10:39来源: 作者: 点击:
2012艺考“幸存者”脸谱(组图)
2012年2月8日,北京,每年艺考招生的最大亮点北京电影学院招生第一天,许多学生不畏严寒,早早来到报名处。  2012年2月8日,北京,每年艺考招生的最大亮点北京电影学院招生第一天,许多学生不畏严寒,早早来到报名处。

  本报首席记者 张裕 记者 朱宁

  上周末,上海戏剧学院结束了今年的“艺考”。在经历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热闹场景后,只留下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清冷。这些年,报考上戏表演系的考生人数,一直维持在3000人以上的高位。今年,他们争夺的目标,是名额为25人的戏剧影视表演专业和25人的音乐剧表演专业。与此相似的是,同济大学电影学院表演系只招收20名学生,却也有2000多名考生报考。不管上戏还是同济的表演系,真正能跨过艺考那重重门槛的,都是“百里挑一”。

  如此竞争激烈的艺考,究竟看重的是什么,又究竟在考些什么?顺利跨过艺考门槛的,到底是一张张怎样生动的脸?

  跨过门槛的,都得“漂亮”?

  在人们的印象里,能进表演系的,都是像陆毅、童蕾这样的俊男靓女。真是这样吗?

  同济大学电影学院表演系主任钱正告诉记者,表演系艺考,对考生的外形绝对是有要求的。女孩子要符合大众审美,以青春靓丽为好,既可以是日韩风,也可以是中国式的古典美女,像欧美明星那样拥有完美的身材也不错。钱正的学生中,董琦有着江南水乡女孩的那种清秀,皮肤白皙,受广告商的青睐;而赵冰则是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巴,活泼开朗,在电视剧《女子特案组》中出演了一名女特警。

  然而,仅有“俊男靓女”,显然是不够的。如今,社会上已有了上万名职业演员,各种类型的艺术院校还在源源不断地“炮制”新的演员,而这些新生演员中,大多都挤向了“俊男靓女”一条道。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主任龙俊杰告诉记者:“俊朗小生、俏丽花旦,人见人爱,上戏当然要招。不过,这并非是上戏表演系的全部。”有一年,在招收“内蒙定向生”时,龙俊杰就试着招收了几名个性独特的演员。有人诧异:“这长相,是表演系的学生吗?”龙俊杰却坚持:“他们跟陈坤、陆毅,确实是两码事。但他们气质很好,很男人。影视剧里,除了奶油小生,难道不需要硬汉吗?”

  钱正也认为,表演系的男生,一定得像个男人,既可以是军人那样,身材魁梧、皮肤黝黑、气质阳刚,也可以身材瘦弱、五官精致、气质儒雅,但一定不能是中性甚至偏“娘”的那种。钱正透露,在北京考点,来过一名考生,长得眉清目秀、十分俊俏,歌唱得好,舞跳得也不错。但是他长得偏于阴柔,长长的头发,还留着刘海,打着耳钉,穿着锥子裤、彩色紧身衣,眼神习惯性的偷偷瞟人,眼带秋水,还时不时梗脖子、伸兰花指。最后考官们聚在一起讨论时,钱正坚决不要这位“阴柔男生”。他说:“我或许得花上四年时间,才能把他塑造得‘像个男人’,是否能成功,还是未知数。”钱正的爱徒中,鲁思远就是典型的阳刚男人。他一脸的络腮胡子,长得特爷们,开学第一天,他坐在老师的位置上误让同班同学都以为他是老师,直到钱正进入教室把他赶下台来。

  曾在美国百老汇出演过《西贡小姐》等音乐剧的王洛勇,此番出任2012上戏表演系音乐剧班的主教老师。在王洛勇看来,西方的音乐剧,从来不是由明星主要作为“卖点”的。因此,他主教的音乐剧班,也就不可能成为“明星班”。他希望自己招收的学生,要能全面、真实地反映这个社会,小生花旦需要,老旦老生甚至丑角也需要。招生时,王洛勇会设想这个考生能饰演音乐剧名剧中的哪个角色,或者能为他创造个什么角色。所以只要基本条件够好,无论高矮胖瘦,都有可能被录取。

  事实上,表演系里,存在着“前6名现象”。每年表演系招生,都会有五六名“标准化”人才出现。他们不仅是“俊男靓女”,而且才艺、潜质、文化成绩等各项指标均属上乘。但就是各项指标都排名最前的6名学生,常常不能成为最成功的演员。原因很简单——你在这25人的班级里是冒尖的,毕业后,与你竞争的,不再是这25名同学,而是章子怡、范冰冰、黄晓明、陆毅这样的一线演员,你还有几分胜算?

  尽管如此,这些“前6名”的“标准化”学生,常常是上戏、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等名牌院校争抢的人选。一旦这类条件出众的“标准化”考生进入考场,招考教师常常会用各种方式暗示——不必四处赶考了,只要通过文化课,就会要你。

  当然,“前6名”里,也有“科里红”,出了校门继续红的。如电视剧《亮剑》中的“田雨”——童蕾,1999年考进上戏表演系时,就是专业第一名。带教表演系99班的上戏表演系副主任何雁说:“童蕾就是那种标准化表演系学生,各方面条件都很出色。”而童蕾的师姐李冰冰,1993年考进上戏表演系时,排名并不靠前。李冰冰在学校时,非常努力,如今也成了影视红星。

  眼睛里,得透着“生命感”

每年的艺考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以北京电影学院为例,今年表演学院报名考生总数达6186人,报录比只有72∶1。图为北电表演学院三试放榜,结果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每年的艺考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以北京电影学院为例,今年表演学院报名考生总数达6186人,报录比只有72∶1。图为北电表演学院三试放榜,结果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何雁说:“是否成名,取决于众多因素。但那些在班级里排名靠后、又具个性的演员,如果肯下苦功,常常大器晚成,走得更远。”

  20年过去了,何雁依旧记得李冰冰当年来报考时的场景。记得那天上午,何雁在琴房弹琴,一个小女孩怯生生地推进门,歪着脑袋,问道:“您是老师吗?您是哪个班的老师?”寻声而去,何雁看到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孩,一如邻家的小姑娘。但何雁至今没法忘记,门外小女孩那双闪着精光的眼睛,那双透着“生命感”的眼睛。小女孩就是李冰冰。大二那年,何雁带着李冰冰去拍电视剧《跑滩》,导演马功伟就指着李冰冰的眼睛说:“看,李冰冰这双眼睛,会说话!”

  为了找到那些“眼睛里透着生命感”的考生,何雁有自己的“招”。何雁透露,考试时,他会一边看正在场上考试的学生,一边又会偷偷观察那些在边上等候的考生。事实上,候场的考生,他的身体语言,是最能透露信息。有的学生,会看得津津有味,会把他所看到的“看进身体里”,眼睛里有内容、有新奇感,身体也随着会有反应。有些考生,双眼也是“炯炯有神”,身体却对场上的变化无动于衷,或许,眼睛后头的身体早已睡着了。对这样的考生,考官心里早已对其打了折扣了。

  也有的考生,如军人一样正襟危坐,不透露丝毫的信息,这样的考生,是最让考官头痛的。尽管头痛,考官还是有应对的办法。到了三试时,考官会通过即兴表演等方式,让考生的身体全部得到“解放”,恢复其真实面目。一旦考生卸下防备,考官就能判断此人是否合乎表演系的招考标准。如果考生死活要端着,那也很简单——孺子不可教,还是尽早回家吧。

  业内将表演系最需要具备的素质,概括为“声、台、形、表”,即声音、台词、形体和表演。声音方面,音域宽不宽,声音的质感如何,有没有特色,都是考官考察的标准;台词,主要考察普通话的水准;形体,看考生的身体协调性,通常由考生表演一段舞蹈来进行考察。不会跳舞也没有关系,考生可以表演耍猴戏、翻跟头。曾经,面对一位不会跳舞的考生,钱正突发奇想,让学生做广播体操,每节只做半个八拍,交替进行,结果,这位没有任何舞蹈基础的考生表现出了极好的身体协调性。进入三试,考官主要考察考生的表演潜质了。钱正透露,他们会通过长达6个小时的考试,来考察考生的音乐感受力、肢体造型能力等。譬如,考官会让考生想象自己是一粒种子,然后表演随风飘扬,在空中飞舞,飞过大海,落进土壤等感觉。

  上戏导演系主任卢昂告诉记者,导演系培养的导演,首先得是一名好演员。导演系在招生时,尤其注重考生潜在的素质,而不重视其现成的能力。排戏、演戏等创作能力,老师可以培养;但考生是否具有表演、导演内在的素质和条件,则是先天存在的。那导演系如何考察考生的潜在素质呢?考官会让考生看一幅画,让考生讲述这幅画的内容;考官会让考生听一段音乐,然后,让考官用肢体语言表达他对这段音乐的感受;考官会给一句古诗词,例如“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等,让考生结合现实,讲一个生活中的故事。考生在表演时,考官会从细节着手,考察考生的感受力、想象力、专注力、表演的热情等。

  但这一套考试流程,那些艺考辅导班的老师们早就掌握。他们事先会把“应考秘籍”教给考生,让考生“以不变应万变”。何雁说,面对这些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考生,他们也有应对之策:在考场即兴出考题。譬如,考官打开一个箱子,让考生接下去演出。那些怀揣“应考秘籍”的考生,往往会千方百计地套用他熟悉的应考模式。然而,即兴的考题通常套不进那现有的模式,所以,考生的表演会破绽百出。龙俊杰说:“通过这些即兴考题,我们可以考察出考生的素质。有的学生初一看,条件真好,然而,我们换题目考察他,他的表演竟然一成不变,老师再怎么调整他,也拗不过来。这样的学生,说明缺乏接受能力,很难被考官看中。”

  有考官说,好的艺考考官,眼睛如同X光,考生只要走一走、演一演,就能判断得八九不离十了。何雁却认为,考官并非有火眼金睛,诸如考生能否吃苦、注意力是否能持久专注、肯不肯下功夫琢磨表演等,确非几分钟的考试时间所能判别的。上戏表演系2011级的男生王煜,考场表现并非上乘,专业成绩是排在第二梯队的——即25名之外的。结果,进校学习一个月后,王煜的优势就逐渐显现出来:肯吃苦、注意力专注、肯钻研表演。制片人何静在投拍电视剧《麻辣女兵》,看到肌肉发达、气质冷峻、脸型棱角分明的王煜,一下就相中了:“我要把他捧成男一号。”

  化妆、文身、文化课,那些绕不过的话题

如今的艺考招生竞争异常激烈,考生们都使出浑身解数希望引起考官的注意。图为在考场外,考生利用最后的时间练练才艺表演。  如今的艺考招生竞争异常激烈,考生们都使出浑身解数希望引起考官的注意。图为在考场外,考生利用最后的时间练练才艺表演。

  每年艺考时,整容、化妆、文身,这些总会成为敏感词。龙俊杰告诉记者:“我们招进来的学生,一定是要‘像表演系的学生’。这就是最直观的招生标准。表演系的学生,不一定非得长得漂亮,但一定要有演员的气质。”具体而言,除了长相、个头、声音、表演能力等基本素质和文化素质外,龙俊杰认为上戏表演系的学生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第一,男人要像男人,女人要像女人;第二,给人以健康的感觉;第三,气质要符合中国的主流文化价值判断。”因此,不符合主流文化价值判断的考生,“一定”不会被录取:“譬如戴着耳环的男生,身上有文身的男生,上戏表演系是不要的。”

  有一次,龙俊杰在面试考生时,来了一位头发蓬松、半遮脸庞的男生。龙俊杰严肃地对他说:“请你把你的头发往后拢起,让我看清你的脸。”龙俊杰告诉记者,这样的学生,一身痞气,上戏是不可能招收他的。

  艺考时,考生要不要化妆?何雁认为:“20出头的小青年,正是花一样的年纪,何必化妆?”这次,上戏表演系在北京招生时,表演系派出老师,专门检查考生是否化妆。对那些化了妆的考生,老师则会递上卸妆油,要求立即卸妆。尽管如此,很多考生仍会想着法子打“擦边球”。一些考生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漂亮,会请专门的化妆团队为自己打造既有美化效果、又在一定距离内不易被看出的“裸妆”。这种“裸妆”的收费大约在1800元左右。一位发型师告诉记者,当艺校开考时,他们就到学校附近的宾馆守候,考生会在某些考官的“指点”下前来化妆,一天至少能接待五六名考生。

  对于坚持要化妆的考生,何雁也表示理解:“很多考生不会在上戏一棵树上吊死。他们或许上午在上戏考试,下午就会去另一所艺校应试,而其他的艺校,则未必会坚持考生不化妆。如果考生只是化淡妆,考官也未必苛求。如果是浓妆,那我们一定会要求考生卸妆,这也是对考生负责。”

  文化不好,那就参加艺考呗?错!华中科技大学播音与主持专业老师龚超认为:“这是谬论。艺术对人的要求,近乎完美,艺术家必须内外兼修。”因为平常不看报、不读书,面对一些常识题,很多艺考生的回答总让人啼笑皆非:本·拉登是美国人、普京是英国人、航母是在天上飞的、曾荫权说成了“曾萌权”、李阳家暴殴打了父母……

  对考生的文化素质,王洛勇尤为强调。他在美国招生时发现,100%的学生看过百老汇及各类文艺演出,90%的高中生阅读过希腊悲剧、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等世界名著,在考试时朗诵的全是易卜生、莎士比亚、莫里哀著作中的经典对白。而在国内招生时,王洛勇却不得不忍受国内学生不断在朗诵那些网络小说、近乎打油诗的诗歌:“网络文化未必不好,但对于一个即将从事艺术创作的人而言,不读名著、不背莎剧,到底是有欠缺的。人家国外学生朗诵的,可全都是经过几百年积淀下来的经典著作中大段独白、对白啊!”

  怎样才能招到“有文化”的考生?目前,各院校普遍以提高文化课考试分数的方式来实现。同济大学电影学院表演系就把文化课考分比往年提高了10%,因此,很多来报考的都是来自省一级的重点中学。相比表演系200多分的文化课录取线,上戏导演系的文考分也划到了400分以上。

  不过,提高文化课考分,也是一把“双刃剑”。很多专业成绩排名靠前的艺考生,往往个性独特、不愿被驯服,因此,容易出现文化课偏课现象。有一年,上戏导演系对艺考生排名,排到最后一名并发出文考通知的,已是第66名。没想到,那年国家提高了文化课的成绩,结果这位第66名的女生竟然被录取了,而那一年,上戏导演系的录取名额仅有18位,很多专业课排名靠前的考生,被文化课考试挡在了门外。这让上戏的老师诧异并唏嘘不已。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