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教育】--大连教育信息专业门户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资讯 > 新闻 >

自主招生大战将黯然收场?当心沦为“鸡肋”

时间:2015-10-19 10:41来源: 作者: 点击:
自主招生大战将黯然收场当心沦为“鸡肋”
 “北约”自主招生考试育英中学考点。吴 未摄  “北约”自主招生考试育英中学考点。吴 未摄

  细心的人会发现,与前两年的喧嚣不同,2012年的自主招生考试于2月11日、12日在全国各省会城市“平静”开考。

  之所以说“平静”开考,是因为尽管考试人数突破10万,涉及全国除西藏、台湾、香港、澳门之外的全部省、自治区、直辖市,但是,媒体上却已很少见到考试撞车、名校“掐尖”等争论,取而代之的是观望、思考,以及对自主招生政策如何兼顾公平与效率等更深层次问题的探讨。

  是人们对自主招生的关注热度减退?是各高校的刻意低调所致?是自主招生政策经过几年“大刀阔斧”的改革之后遭遇“瓶颈”?还是真如之前所传,教育部已对自主招生政策“收紧”?

  经过深入调查与思考,记者发现,2012年的自主招生政策的确迎来“过渡期”,之后自主招生改革或将迎来一个实质性的大跨越。当然,能否迎来大跨越,还要依赖于几方博弈的结果而定。

  博弈一

  “收紧”传闻喧嚣不止——到底是放,还是收?

  2011年临近岁尾,有关教育部要收紧自主招生政策的传闻喧嚣不止,甚至有媒体预言,“教育部酝酿拆散自主招生联考”。

  有这样的传闻并不奇怪。早几年,为进一步体现高校招生自主权,为高考制度进行补充,建立多元化评价和录取机制,教育部曾在2009年取消了生源良好高校自主招生比例“不超5%”的限制,并在2009年一度做出“闸门大开”的姿态——“已开展自主选拔录取试点满三年的‘985工程’的高校,对在创新实践或学科专业方面表现突出,或在试点高校组织的测试中综合排名位居前列的少数特别优秀的入选考生,可自行确定对上述考生高考成绩的要求”。可两年过去了,招生计划不超总计划5%的“紧箍咒”重又戴回自主招生试点名校的头上。不仅如此,教育部还在2012年自主招生政策中,首次为试点高校认定自主招生候选人数量设置了上限——原则控制在自主招生录取计划数的120%,最高不超过200%。

  如此看来,确可理解为政策“收紧”了。可为什么“收紧”呢?是好不容易“破冰”的自主招生的探索要黯然收场吗?

  冷静分析,几年来,见诸报端的有关自主招生的讨论并不令人欣喜,先是高校各自为政举行笔试,被指“增加学生赶考负担”;接着探索“校长实名推荐制”,却被指“信息不公开”,诚信和公平遭受质疑;再接着部分高校探索“联考”制度,却被异化为搞“结盟”。当自主招生在公众心中与“掐尖”、“抢夺生源”、“高校混战”、“腐败滋生的土壤”等关键词绑定在一起,教育部对这项政策的“收”,自然不难理解。

  显然,如政策长期“收”下去,对自主招生的探索来说,并不是好消息。记者在采访中,几位高校招办主任都不约而同表达了类似的心声:落实高校招生自主权,完善高等学校招生名额分配方式和招生录取办法,建立健全有利于促进入学机会公平、有利于优秀人才选拔的多元录取机制,自主招生的探索与尝试,迎来了最好的历史时机。如果因为思路不当、操作不妥、制度不良而导致这项政策推行不下去,将是一项巨大的损失,对于高校、学生,乃至高考制度的完善来说,都是如此。因此,希望身处自主招生这盘棋的各方都能以“大我”的胸怀推进改革,以赢得更大的改革空间。

  博弈二

  高校间能否实现共赢——究竟是分,还是合?

  在自主招生改革的推进过程中,高校与高校之间是什么关系?是盟友?是敌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命题。

  先来看看这几年自主招生改革历程中,值得一提的各高校关系“大事记”。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从观望到行动,在几番考量之后方加入“华约”;香港大学、山东大学的加入一度使得“北约”“兵强马壮”,但复旦和南开的退出,也让“北约”“小伤元气”……

  是盟友吗?如果说是盟友,可我们都知道高校与高校之间存在着生源竞争的关系,而且,越是领军高校,彼此间的竞争就越激烈。高校可以一起擎着自主招生改革的大旗摇旗呐喊,但是,每每在高考结束,集中录取前后,高分段考生的争夺与各考区录取分数线的高低比较却让高校之间形成直接对垒,寸土必争。有了这个背景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谁与谁都可以联盟,但北大和清华却不可能在自主招生中成为同盟的道理了。

  是敌人吗?如果说是敌人,自主招生政策改革的大旗,一所高校显然是扛不起来的,必须靠各高校合力而为。清华与北大这些领军高校可以将改革的步子迈得超前一点,承担起探索改革方向的使命,但是,真正推动政策执行的主体恐怕还得是更大范围内的普通高校。因为,当下实践的毕竟不是几所高校的招生制度改革,而是在探索国家整体的高等学校人才选拔与评价机制。

  有几段话耐人寻味:

  在提及新、旧招生观念的冲突时,一位高校招生负责人将目前探索的自主招生政策以“带着镣铐跳舞”来比喻,“改革是在保证学校既定招生目标的前提下进行的。如果改革之后招生比往年差,那么,探索也就不可能再有机会继续。”

  在提及高校之间微妙的关系时,北大招办负责人回应有关南开和复旦大学退出“北约”联考时表示,“既然叫自主选拔录取,它的重点就放在自主上,我的理解,自主就是各个学校自己的家务事,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何况我们呢。”

  在谈及谁来制定高校之间的游戏规则时,有某高校的招生工作人员这样说:“各高校就好比商品推销员,销售员在为销售更多的商品而努力,在同一个市场内的正面竞争中,指望销售员自己制定规则是不现实的,应该由主管部门来制定制度,对销售员进行规约。”

  放眼自主招生实践与探索的未来,有专家一针见血,“当下的自主招生格局当中,一些领军高校的确是在探索方向,但是,还有一些高校没有进入状态。对于这些高校来说,需要尽快开始摸索与完善适合本校的公正、科学的选拔人才的标准与方法,并与人才培养、突出高校办学特色等工作相挂钩,否则,有朝一日即便真的给予这些高校完全的自主招生权利,他们也将无的放矢。”

  有这样一种说法值得认可:高校之间是“分”的,每所学校都有各自鲜明的特色与定位,学校之间的竞争不是高分考生多少的比拼、分数线高低的比拼,而是办学特色与学科优势的比较;高校之间又是“合”的,每所学校都共享并受益于一套完善、多元的人才选拔机制,能够选拔到适合学校的学生,培养出各色栋梁之才,学生也能根据兴趣特长自由申请心仪的学校。

  博弈三

  多大程度上实现自主——与高考是即,还是离?

  乍一看,讨论这个问题似乎没有太多必要。因为无论是教育规划纲要还是教育部在连续几年的自主招生工作部署中都明确要求,获得自主招生加分资格的考生需要参加全国统一高考。

  但是,一个信号不容忽视。有媒体报道,步子一向迈得较大的复旦大学,将在2012年做出重大探索:“如果条件成熟,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后,复旦大学明年将在上海全部采用自主选拔改革试验方案招收本科生。”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要通过‘裸考’(非自主招生预录取考生)进复旦,简直是难于上青天。”

  做个比喻,在这样的政策施行之前,自主选拔是进入复旦的“非充分必要”条件,政策施行之后,自主选拔将有可能同高考一样,成为进入复旦的“必要条件”。因为在“一分之差,万人之差”的高考现状下,没有任何自主招生的加分优惠,仅凭高考裸分考入学校,实在太难。

  其实,自主选拔与高考的关系,深层次讲,反映的是公平与效率的关系。现行高考制度满足了公平性,却无法有效兼顾“效率”,造成一些学生兴趣与录取志愿不匹配的资源浪费,也无法实现对学生的“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比如,有考生“痛恨”化学,但由于高考成绩不理想,被调剂至心仪高校的化学专业,为了进入该高校,只能硬着头皮选择化学专业,其学习效果可想而知。再比如,有些考生因为高分,“被选择”到金融、经济等专业,其实这些孩子可能对此并不擅长。记者从清华大学了解到,每年类似以上两种资源匹配错位的情况高达20%左右。试想,如果能在高考的基础上辅之以自主选拔,给予考生展示其兴趣与特长的机会,这种匹配错位将会大大减少。

  此外,谈及自主选拔与高考之间的关系,还有一个环节不能忽视——“高校联考”。尽管目前的高校联考已被异化为“搞联盟”和“集团军掐尖”,但是,几年前,联考的探索初衷是健康的。首先,考试内容上,重能力评价,而非知识点考核;其次,考试形式上,由社会考试机构承担命题与考务工作,学生可多次考试,并凭最优考试成绩向不同学校提出申请。

  有专家分析,如果联考制度成熟,将会对现行高考制度形成有力的补充。一方面,联考重能力测试,学校可以依据考生的联考成绩结合中学阶段的综合表现以及面试情况,将真正适合的人才选拔上来;另一方面,也弥补了“一考定终身”的遗憾,给予了考生更多的机会来展示、发现自己的潜能,同时扩大了学生在申请学校上的选择权。

  如果联考制度推行下去,或许可以避免一种被很多专家批评的自主招生现状:“目前的自主招生只能给予考生高考录取优惠,学生的实际选择权并没有扩大,各学校的自主招生政策只是招揽生源的花样与游戏。”

  当然,联考制度还需要长期的探索与论证,因为,实现效率最大化的前提一定是保证公平。而一套公正、科学、完善的、适应我国现状和发展要求的人才选拔方法还需慢慢摸索,待时间检验。目前,尚无一所高校有底气说已经充分具备了完全自主招生的能力与勇气,而且,诚信机制尚未完全成熟的现实环境,也注定了自主选拔探索之路依然漫长。本报记者 赵婀娜

  当心自主招生沦为“鸡肋”(凭栏处)

  袁新文

  作为高考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大学自主招生进入了第十个年头。如果套用“十年磨一剑”这句俗语来形容,自主招生这把“剑”磨得并不太亮。不论是复旦大学的“千分考试”、北京大学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还是“北约”、“华约”、“卓越”等联盟,人们总是有赞同、有期盼,也有质疑、有忧虑,始终是褒贬不一。自主招生为什么难以赢得喝彩和掌声?症结就在于目前面临的困境和难题。

  不夸张地说,从这项改革的出台之日起,自主招生就遇到了“信任危机”。在许多人看来,此举思路很好,但不太现实。在缺少诚信的社会环境下,所谓的自主招生,一不留神就会变成“人情招生”的代名词。要改变高考一考定终身,增加面试环节是必然的,只有这样才能全面考查学生素质,自主招生才名副其实。然而,面试的弹性很大,各校的标准不一,似乎给“打招呼”、“走关系”留出了余地。怎样杜绝“人情招生”之弊、打消“诚信缺位”之虞?这的确是目前自主招生政策不可回避的问题。

  在不少人的心目中,自主招生似乎只是城市学生的游戏,偏远山区、农村地区的孩子似乎很难参与这场竞争。这是因为,这种招生的评价标准、考察方式乃至名额分配,都明显倾向城市学生,显然对农村孩子不利。自主招生的原则是考察学生的全面素质,关注学生的知识结构、思维能力、学科特长等。这种原则值得肯定,但在应试教育环境里,偏远山区、农村地区的孩子在这些方面普遍比不过城市学生。而且,目前学生参加自主招生的成本比较昂贵,仅是差旅等费用对农村家庭就是巨大压力。因此,自主招生面临的“公平危机”也不容忽视。

  高考制度虽然不尽如人意,但这项制度的设计相对严密,用分数这一把尺子作为标准相对公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人情招生”,对弱势群体也“不抛弃、不放弃”,相对自主招生而言比较公平公正。在当下,这样的观点非常具有普遍性,不少人坚信高考“不是最好的制度,但也不是最坏的制度”。受这种民意的影响,一些大学在进行自主招生时畏葸不前,在命题、考试、评价等方面仍走高考的老路,等于把一次高考变成了两次,非但不能不拘一格选拔人才,反而加重了学生的考试负担。许多考生和家长抱怨说,与其这样走回头路,还不如不改。的确,如果自主招生走回头路,与高考如出一辙,迟早也会像高中会考和春季高考一样,成为一种“鸡肋政策”。

  自主招生改革虽然面临着诸多问题和困惑,但是,这些问题并非自主招生政策自身的问题,恰恰是由于改革不彻底造成的。不论是从基础教育改革发展着眼,还是从高等院校选拔培养优秀人才考虑,高考改革都势在必行、不可动摇。只有抱定这样的态度,深入研究、改进完善自主招生制度,这项改革才能经住考验、获得信赖、赢得喝彩。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