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教育】--大连教育信息专业门户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资讯 > 新闻 >

数万艺术类考生拼杀名校 星途未卜押注一片成名(2)

时间:2015-10-19 10:42来源: 作者: 点击:
数万艺术类考生拼杀名校 星途未卜押注一片成名(2)

  而来到北电、中戏、中传媒等学校,校门口排一溜儿第一个“迎接”你的就是艺术培训学校的传单员,各种“音乐研修学院”“文化艺术学院”“演艺学院”“名师辅导网”等“艺术培训校”的传单遍地都是。与之相“辉映”的,则是各类艺术书籍的热卖。艺考生考试期间,各校门口都有书贩的身影,记者在几个学校的现场走访发现,很多家长买起艺考类书籍都会不惜血本。文化课补习班的人也穿插在人群里,跟家长和学生攀谈,寻找生意。

  而在艺考期间赚得钵满盆溢的当首推旅馆业。记者走访几家学校周边的旅店,无论是快捷酒店,还是一般旅馆,一律回答:没有空房。中戏附近一家如家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酒店里住的多是考试学生和家长,“都是提前几个月就订了,一般都住十多天。”

  文身整容风波、笔试内容被诉太雷、考生主动“献身”换入学等成为关注热点。

  考场内外  显瘦穿单裤VS私信名人潜规则

  参加艺考的学生大多自认为形象不错,所以在整体仪容方面就对自己要求更高一些。零下五六度的气温下,来自济南的考生周笑唯就只穿了一件内衣和一个外套,穿一条单裤,里面连秋裤都不穿,“为了显瘦呗。”而除了在外形、服装上下功夫外,还会有人通过整容来纠正一下自己的“小瑕疵”。

  周笑唯告诉记者,据她所知,其实来考北电的学生不少都整过容,自己一个同学甚至还做了韩式整容的“全整手术”。李宇航说自己报考之前也去过整容医院,“医生说我只需把下巴稍微提高一点。”

  北电表演学院副院长王劲松在日前受访时,不经意地一句“今年体检时要查文身和有无整容”,就被社会解读为北电要对整容学生进行严查。但之后,北电招生部门相关负责人出面澄清称,“其实每年对考生的要求都是一样的,今年也没有什么特殊,只不过被一些媒体放大了。我们不会拒绝整容的学生,如果那样的话,就成了歧视整过容的学生了,但我们也不提倡学生整容。”

  此波方兴未艾,一名报考北电导演系的考生曝光了笔试内容,几乎从网上抢走了对帅哥美女考生的关注度。考题中,涉及去年至今诸如郭美美、毒奶粉、PM2.5等热点问题,甚至出现“选出和女同性恋者无关的词”“鲁智深相当于现在哪种职位干部”等一系列问题,让考生大呼太雷外,觉得这不是复习所能完全涵盖的。

  考题的真实性已得到北电方面的证实,北电相关负责人回应说,“导演专业是要考查学生对事物的观察力以及对娱乐圈和热门话题的兴趣,要求考生的知识要很杂,生活中的事情都要知道一些,不只是以专业知识为主。”而且,这也的确是北电考试惯例了。

  如火如荼的考试,吸引社会聚焦的“亮点”太多。近日,影视传媒界的杨子也晒出一条自己微博上收到的私信,有考生主动要求“潜规则”:“杨子哥,直白点说,我陪你睡能花钱让我进北电或者中戏么?”杨子诙谐作答:“妹,不好意思,哥这两天身体不大方便哦!”

  艺术,向来是少数人在金字塔尖上独舞。但大多数人只看到耀眼的星光,而忽视了其他。

  在各个院校的招生简章以及考试内容中,都会涉及“道德情操”的问题。葛尚勇导演谈及此事时表示,“潜规则”的确是激烈竞争中衍生出的毒瘤。不管是演员还是导演,都强调修养问题,这其中就包括道德品质。“成功没有捷径,这种不择手段的后果,只能是将来授人以柄自食恶果。”

  “艺术行业就是需要从‘底层’一步步做起。幻想天上掉馅饼,也许会被馅饼砸晕。”

  过来人讲 名导名演员无法批量生产 

  月初,上海市教委将艺术设计、表演、播音与主持艺术等多个本科专业列为“年度预警专业”,建议艺术类院校压缩10%的招生规模,原因是这些专业连续多年就业签约率低。对于这样的“预警”,在记者的随机采访中,很多家长和考生都很茫然。

  在记者的采访中,不少考生都很“谨慎”地向记者表达,“现在只想着要考进去。”追问之下,一些报考表演专业的考生,自己的确很向往光鲜亮丽的银幕。来自成都的陈琳同学希望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从事电视或电影的编剧工作,对于自己的考试她持相对乐观的态度,“毕竟报了很多学校,相信不至于一所也考不上”,而在她看来,即便没有考上,也还有普通高考可以选择,“上了普通大学照样可以搞创作,到时‘因祸得福’也说不定。”而来自淄博的沙滨则表示,自己已经决定,以后会沿着表演的道路走下去,他已经做好了进入演艺世界的打算,“即便是从群众演员做起也没有关系,”几个学校考试的成败在他看来已经不足为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也许一时挫折也不是什么坏事呢。”

  也有像来自山东的考生李宇航一般直言不讳,说自己从五岁的时候就明确了人生目标:“我要考北京电影学院。”问及原因,他回答:“因为那时候爱看还珠格格嘛,赵薇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所以我也要去,我也要成为赵薇那样的。”

  “成名成星的想法无可厚非。”葛导告诉记者,但有不少考生甚至在读学生是抱着“一片成名”的愿望,这样势必导致毕业后的出路可能出现高不成低不就的状况,成为新的北漂成员,“不论是演员还是导演。”

  上世纪90年代,北京曾一度数年未招收导演系本科生。“原因是,当时的领导认为,没有生活阅历的本科生缺少导演所需要的沉淀和积累。”葛导至今也比较赞同这个观点,他也指出,即便是现在,教学中也缺少拍摄实践,缺少有经验的老导演的直接指导。“尤其是现在一些文科类综合院校也开设导演、表演专业,他们更是纸上谈兵了。几个老师带几十个学生,毕业后,在片场只是个理论高手,具体拍摄时,只能靠边站。”

  “大导名导都是经验积累出来的。”葛导举例说,现在都知道宁浩是因《疯狂的石头》出名,而事实是,在“石头”之前,他一直在拍MTV、商业广告,艾敬的MTV《我的1997》就出自宁浩之手。《老男孩》的导演兼主演肖央也是深有感触。虽然怀揣着拍摄大电影的梦想,但是现实是,2005年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广告导演专业毕业后,一直没离开过广告这行。“很多人是只看到贼吃肉没看到贼挨揍,艺术行业就是需要从‘底层’一步步做起。幻想天上掉馅饼,也许会被馅饼砸晕。”

  华丽转型的代价是积累,现在的毕业生缺乏积累之外,还在合作和心态上存在问题。“影片《黄土地》导演是陈凯歌、摄影是张艺谋、美术是何群。强强联合,现在很多孩子更多地是想自己个人如何成名。”葛导说,至于心态,大多体现在能力和机遇的失衡点上。“较之以前,现在的机遇特别多。且不说目前年产量惊人的影视作品及商业广告需要大量的演员导演,各个电视台的情景剧、网络多媒体的剧情片、微电影都需要大量专业的人才。”美术出身,现在集导演、歌手、制片人于一身的肖央以自身为例补充道,学校只是一个平台,要充分把握机会多方面发展自己。

  宁浩当年为拍摄作品几近倾家荡产,而现在“好剧本以及融资渠道也很多,今年一些扶持新人的政策手段都给毕业生带来机遇,但是大导演大演员不是批量生产出来的,能力达不到,或者不甘寂寞积累的,即便一时成名也往往成为‘一片导演’‘一片演员’,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新报记者 单炜炜 彭辉 摄影 新报记者 尹杰)

2 下一页

分享到: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