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教育】--大连教育信息专业门户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资讯 > 杂谈 >

拿什么拯救大学教育?

时间:2014-11-21 13: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在武汉大学老校长刘道玉召集的《理想大学》

“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在武汉大学老校长刘道玉召集的“《理想大学》专题研讨会”上语惊四座。这段话被参会嘉宾上了微博后,迅速被转发3.5万次。

钱理群是为了应和刘道玉的观点——“北大清华再争状元就没有希望。”北大清华尚且如此,其他的研究型大学的前途又在哪里?

 

五大危机威胁着今天的大学

“当前,不仅仅是中国,整个世界大学正处在高等教育发展史上的十字路口。大学的危机,既有思想危机,也有结构性和质量上的危机。”刘道玉说,高等教育经过近千年的发展,无论是西方或是东方,正在或已经陷入危机之中。

 

第一重危机,人类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生存危机的挑战,而各国的大学对此基本上是束手无策或者熟视无睹,既不能从理论上又不能从实践上提出任何化解这些危机的根本性的对策。

 

第二重危机,面临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终身学习和“非学校化社会”已经或隐或现地展现出来。大学究竟是什么?教师的作用是什么?大学生又将怎样学习?这些都有待人们去探讨,用比尔·盖茨的话说“也许将来大学会变革得面目全非”,当下的高校还没有拿出对策。

 

第三重危机,功利主义的专业化教育,导致学生素质严重下降,学术视野短浅,尤其在国内高校,不仅出现不了大师,甚至还难于承担从事综合性大科学的研究之任。

 

第四重危机,学风浮躁,急功近利,金钱主义盛行,虽然技术成果日新月异,但重大基础性研究却少有根本的突破。

 

第五重危机,在追求“一流大学”的“一片喧哗”声驱使下,追求豪华成风,大楼宾馆林立,教育成本剧增,债台高筑,纳税人不堪重负。

 

 

导师叫“老板”,教授成“叫兽”,是戏称,还是师生关系变了味

 

两会前夕,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研究生杨恒明在网上发表“退学声明”,认为“科研苦力”对于世界一流大学的研究生而言,是一种痛苦。大学本是优雅之地,为何导师成了“老板”,学生成了“苦力”?

“老板”与“苦力”

在很多高校里,研究生们都习惯于管自己的导师叫“BOSS”(老板),不仅因为他们决定着学生每月的收入补贴,更因为他们掌握着学生的前途命运。

“每月学校给博士生的生活补贴大约400多元,帮导师‘打工’每月收入2000多元,但这个岗位的市场价是7000元左右。”上海某大学土木工程系研究生张烨回忆说。帮导师承担项目期间,张烨几乎天天起早贪黑,和公司正式员工一样要刷卡上班,忙得没时间弄论文找实习。

杨恒明在自己的退学声明中称,实验室的工作“就是把工程文件修改修改格式,从一个软件流到另一个软件”,“这样毫无意义的苦力劳动也好意思号称‘科研’?”

“科研苦力”的背后是“打工式”科研,它暴露了当今高校科研体制的窘境:经费投放不透明,博导、教授不得不花大量时间跑项目、要经费,把争取到的课题,全部转嫁到自己带的学生头上,自己则继续忙着跑项目、要经费,他们离科研第一线渐行渐远,对所带研究生疏于指导,甚至“误人子弟”。

 

 

 

大学副教授炮轰人大学生会

 

“大学的团委和学生会, 早已成为高校的藏污纳垢之地。”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伟此话一出,网友一片哗然,并有学生干部要其公开道歉。学生会作为高校的重要学生组织,近年来也曾受到一些质疑,但像这样在公共平台上被大范围讨论,尚属少见。然而,一方面是不少人对高校学生会的存在意义和作用持保留意见,另一方面又是大学新生入学后挤破头想加入学生会。

 

这篇名为《学生会: 大学最阴暗的一角》的文章,陈伟称是其计划写的新生寄语的一部分。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 陈伟称:“我选择这个议题,乃出于个人对大学教育工作的严肃思考:我们是要培养什么样的大学生? 此外,它还涉及一个民族未来世代政治中人的素质,本质上它涉及的是‘统治精英的再生产’问题。”

陈伟痛心地表示,自己曾亲睹班里一位大一尚比较单纯的、有理想的学生,在当过学生会主席后,堕落成为一个失去基本道德水准、以无知无耻为荣、满口官话的学生官。而就其所了解,甚至有一些在学生会里面工作过的学生,也直接称学生会为“垃圾”。

他认为,高校的团委、学生会,某种意义上是中国官场丑陋生态的缩影。学生会的许多做法,是中国体制内最糟糕做法的复制。

此外,学生干部还是大学中的特权阶层。陈伟的研究结论是“有限的支教名额,都被校级学生组织瓜分”。每年换届阶段学生会竞争对手之间的暗中互相倾轧,手段极其卑劣。此外,学生组织的公款吃喝盛行也是不争的事实。陈伟认为:“学生会干部,官腔连篇,言不由衷,无出其外,败坏了人大学生的形象。”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